2009年11月15日 星期日

《 逼上梁山之后。。。》


我不懂马华公会副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仲莱为什么会对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由亲密战友发展至倒伐相向的局面;更不明白为什么廖仲莱会按捺不住,急以一时想推翻翁总会长;难道推翻翁总就能够获得华社的尊重?推翻翁总就能够获得人民的支持?廖仲莱所谓的"伸张正义"之后,马华就能够有公信力?华社就能够活得更好?我真的很混乱!

我不支持拿督斯里蔡细历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对马华大团结计划也不理解;但是,除了大团结方案,马华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吗?至今,还没有人可以说服我,有什么其他方法能够取代大团结方案,解决马华目前所面对的纷争。马华一天不稳定,就会在争吵声中,失去更多的华裔和华社权益!马华公会不就在联邦直辖区吉隆坡市政厅咨询委员一职而无人知晓吗?

我同情廖仲莱的处境,也佩服他的勇气;廖仲莱豁出去支持翁诗杰,却因为翁总在特大后的留任,使到他率众,倒转枪头指向先前自己支持过的人,虽然让人犹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不过,廖仲莱肯定有自己的苦衷和政治信仰,才会宁可面对千夫指,还是领军召开特大要求马华中委会重选。

我不理解,也不明了廖仲莱的气愤和委屈;更不知道为什么翁诗杰非走不可;难道廖派有甚么难言之隐?或到底甚么原因将廖仲莱逼上粱山?

以我看来,廖氏要召开1128马华特别代表大会将会面对困难重重。廖派是否能够在代表大会当天获得足够的代表出席?所通过的提案是否能够获得中央代表的认同?提案通过后,又是否得到马华中央代表的认同?如果这场马华特别代表大会没有遵循党章的合法途径,中央代表不总辞,又何来重选?难道要搞另外一个选举,组建另外一个马华中央委员会?

我想奉劝廖仲莱一句心底话;即使被逼上粱山,也不能冲动;蓄精养锐吧!重要的是,别烧了粱山,害苦了其他好汉!
原文转载自‘透视大马’2009年11月9日‘将心比心’专栏。

3 則留言:

  1. 最好笑的廖派的人马总是开口闭口就是“在大是大非前”来解释那逼宫“背后的动机”!同一出戏同一口吻?The so-called, "manifesto"?

    回覆刪除
  2. 原因很简单,只因你身在庐山中,故此不知庐山真面目。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食君之禄,得忧君之事。

    回覆刪除
  3. 马华会长不走翁,双十特大显神功,
    说输一票就走人,结果数学不灵通。

    召来死忠面对面,老翁原则不放松,
    不要做戏不挽留,勉励中莱竟全功。

    孝心中委懵懂懂,写好辞呈置怀中,
    勉励老总莫冲动,以党为重万保重。

    双十特大敲丧钟,老翁耳根翁嗡嗡,
    索性休假出国去,泰国请教叭隆彭。

    多日电话不会通,四日归来却揭盅,
    反咬死忠硬逼宫,背后插刀岂能用!

    召来死忠面对面,老翁原则空空空,
    硬要留下不敢说,居心叵测没人懂。

    中委开会填署理,诸多藉口话又多,
    双十特大议决案,只有第一行不通。

    可怜元老梁邓忠,解说党章在手中,
    老翁原意要悬空,只好砍你来破功!

    老翁继续出噢步,拥抱咸菜露贱种,
    扬言团结是初衷,何况首相来SOKONG!

    社团注册有TOLONG,传来署理回锅中,
    只要细历肯心动,明日你我定回笼!

    手起刀落砍四忠,呜呼哀哉不心痛,
    发动特大罪该死,谁教你们不愚忠!

    美芬家祥话最多,不给颜色不姓翁,
    会长理事会重组,再砍两个不言多!

    衮衮诚信约诸公,发动基层来送终,
    夭夭二八很成功,民主重选八面通。

    不意老翁搞不懂,再把代表当饭桶,
    叫来赛芝点人头,录影登记五百多。

    副揆会首肠胃疼,跑去医院当寓公,
    晚上开溜去怡宝,狠批华团干巫统。

    五天不便绕子宫,七大华团炮火轰,
    干脆失联玩失踪,缺席中委不做工。

    马华史上第一宗,无颜无脸会江东,
    权谋弄术是梦港,时日无多转头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