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5日 星期五

黄德内红外绿的西瓜伯

wong tuck play green red
图片来源:真相网


黄德利用媒体给予绿色盛会铺天盖地的免费宣传,得偿所愿,成为他梦寐以求的民联行动党文冬国会议席候选人后,开始胡言乱语。
在忘形的当儿,揭露自己于2011年已经成为行动党党员。他原来是内红外绿,被行动党派入非政府组织进行无间道的卧底,把绿色变成打击国阵的武器。也因为他以政治为出发点,他在过去的斗争行动,一直存有激进、偏激和争取成为焦点人物的“政客”模型。
难怪当他被宣布为候选人之后,其立场变得比变色龙更快。他附和安华的言论,认同安华的立场,证明其反对和关闭关丹莱纳斯稀土厂的种种“搞作”根本是一场政治秀。
他对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阿谀奉承的程度,仅可以用吮痈舐痔来形容。他尽显奴颜,急不及待的赞同安华的言论,也同样认为只要通过公共听证会证明稀土厂是安全的,莱纳斯就可以来我国设厂投资。
既然黄德已经揭开“二仔底”公开参政,也承认了本身乃行动党党员的身份;也意味着他向来都是躲在绿色盛会招牌后面,进行筹划其“主公”与个人政治议程。他不但应该辞去绿色盛会的主席职,更应该向被瞒骗的人民来个公开道歉。
为了让绿色盛会继续成为一个独立的环保组织,还绿色原来的色彩,黄德必须走。如果黄德不走,绿色将变成红绿不分的怪诞色彩,其支持者也将会分帮结派,不再能够发挥其在政府内和政党外的支持力量。除非,绿色盛会本来内里就是“火箭红”,为它抗衡莱纳斯稀土厂的群众是一直被玩弄于行动党鼓掌的超级“笨蛋”,随着操控政治议程的无间道的红色“指挥棒”而起舞。
许多人以为黄德被任命以“火箭”旗帜对垒国阵,只是因为可以可以平息公正党和行动党争夺文冬国会议席纷争的一粒棋子,亦是行动党用来“以华制华”的政治工具。
当答案揭晓时,才知道自己上当。行动党献意黄德以火箭标志上阵原来只是一出戏,在戏中的黄德乃隐藏在绿色组织的“杀手锏”。黄德之所以不在民联宣布他以火箭旗帜出征前表明所隶属政党,为的是让公正党在“心甘情愿”的情况下,双手交回文冬国会议席出征权,一举将“借荆州”和强霸文冬国会议席,把赖死不走的公正党轰走。
文冬国会议席选区一路来是行动党的传统选区,却因为公正党行动党力争在该议席代表上阵,使两党谈判陷入僵局。黄德的“隐身”到光明正大代表行动党上阵,无疑为行动党立了大功,使该议席重返行动党的政治版图。
1986 年至2008年的7届全国大选及补选,行动党曾5度派遣该党候选人出征文冬国会议席。行动党于1986、1989(补选)、1990、1995及2004 年代表出征文冬,而在1999及2008年的全国大选,由于当时的文冬行动党在该选区屡战屡败,在意兴阑珊的情况下,才“租借”给公正党代表出征。 2008年的全国大选,公正党的印裔候选人珀鲁沙美(Ponusamy)获得12,585张选票,被廖仲莱以12,549张多数票挫败。
人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黄德在领导绿色盛会的最初阶段犹抱琵琶半遮脸,自诩为不涉足政坛的环保份子却又时常“越界”,其实他的环保斗争方式像火箭思维,非常激进,斗争手段理所当然的是民联原始作风。
他假装大义凛然,宣称为绿色斗争,口口声声为正义斗争,挺身出来竞选为的是,回应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的挑战。然而,以“别无选择”为借口,只好挺身而出应战的黄德,却只会大放厥词,讲一套做一套。现在黄德“接受”张三的挑战,却去找李四“埋单”,原来都只是剧情的需要。
去年,安南耶谷于其文冬州议席选区的一项人民集会,向绿色盛会发出挑战,在来届全国大选到文冬竞选,作为人民的“公投”,看看人民是否接受关丹莱纳斯稀土厂。他也发放豪言,如果国阵败下阵来,他会“割耳朵”和“跳河”。
人民现在才了解,为什么黄德没有真正回应安南耶谷的挑战,到其柏朗埃州议席选区一拼高下,反而非舍本逐末,协助行动党进行“以华制华”的政治策略。其实,在耗费了这么多时日的无间道部署,黄德就是等这一天,以“红色”挟着“绿色”光环,希望一举将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仲莱拉下马,协助行动党完成“以华制华”的政治大业。
相信文冬国会议席的选民会通过手中的选票,告诉行动党,人民已经厌倦了这种欺骗人民的政治伎俩,将黄德送回沙巴斗湖去。文冬的人民要的是一位脚踏实地,任劳任怨为他们提供服务,为人民造福的代议士。

(真相网)14032013


1 則留言:

  1. 那你是什么东西?吃面包屑的东西?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