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0日 星期六

契父断周连琼政途


当许多联邦直辖区马华基层党员和媒体预测,周连琼会在来届马华党选捍卫其敦拉萨镇区会主席一职时,他们万万料想不到,周氏的政治前途已经因为其师父兼视为契父的陈财和悄悄地被“终止”。

据悉,身为联邦直辖区马华州联委会主席的陈财和曾经一手提拔周氏,让位于他成为区会主席,并推举后者成为国会上议员,乃基于爱徒心切。今天他却因为听信谗言,认为周氏表现不济,不能够凝聚敦拉萨镇马华基层的力量,甚至不足以抗衡拿督丘应权律师来势汹汹的挑战。

听闻,陈财和“勒令”周连琼“退位让贤”,举荐区会副主席蔡国良取而代之,乃因为他相信蔡氏的立场比周氏“坚定”,一直是蔡细历派的中坚支持者,能够保障总会长和陈财和儿子,陈国永的政治利益。

陈财和打的如意算盘是,周连琼退选,支持蔡国良角逐区会主席一职。他却没有察觉,蔡国良的派系立场和强硬的领导作风,非该区会基层所能够接受。周氏的领导表现虽然平平庸庸,却没有大失。他“与世无争”的性格,虽说他曾被归纳为“没有胜算”的候选人,却让他避过在第13届全国大选败选的命运。

周氏“逆来顺受”的性格,没有当时高调服务和被蔡细历点名当候选人的汤木占到便宜,却让陈财和的公子,陈国永来个“子承父业”而坐享其成,拾得热煎堆。陈国永虽然败选,却打出了名堂。他在展露头角之后,意图在来届党选角逐联邦直辖区马青州团长和马青总团总秘书一职,并于下一届继续出征敦拉萨镇国会议席。

周连琼没有蝉联敦拉萨镇区会主席党职的话,意味着其政治生涯写上了休止符;除了在明年十一月国会上议员职任满之后,没有希望连任,连目前担任的党公职皆会一一被卸除。陈国永若赢得州团长和总团秘书党职,蔡细历派继续掌中央大权,他乃马华下一任上议员最佳人选。

然而,陈财和却没有深思熟虑,在敦拉萨镇的285张区会代表选票中,拿督丘应权牢牢地控制了100-120张票,周连琼和陈财和控制的区会选票一共有140票,而游离票则在25-45张之间游走。

周连琼被拉下马之后,最高兴的是丘应权。周氏支持者的不满和倒伐,使他对垒蔡国良的赢面非常大。蔡氏的鲜明和硬朗性格,开罪了不少区会代表,亦让他失去不少基层的支持。只要丘应权成功争取到周连琼支持者的40票,属于蔡细历派的陈财和,将因为一时的错失而毁掉辛苦建立起来的政治基业。

最令人百思不解的是,周连琼追随陈财和二十多年,虽属师徒关系,却情同父子;为何陈财和铁了心肠,即使其意属人选可能败选,断送江山,也在所不惜,誓要终结后者的政治生命
。由于陈财和的新宠爱将,蔡国良处事硬朗,作风人缘却欠奉,没有人会相信,陈氏是基于周连琼无法凝聚区会基层而被舍弃的。

他的做法,被人解读为其公子排除政治障碍,接任敦拉萨镇区会主席和在下一届全国大选再度成为候选人,出征该国会议席而铺路。若然,陈财和这位老谋深算的政坛老将,不会将区会江山来当作一场豪赌。





3 則留言:

  1. 今时今日的马华,谁上谁下,有分别吗?

    回覆刪除
  2. 一失足成大瘸子,再回首又闪了腰

    回覆刪除
  3. 孔子不能解决的问题,老子帮你解决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