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6日 星期六

《將心比心》

今天第一天到新闻、通讯及文化部上班,心里的百般滋味在心头,难以叙述。

308全国普选,拿督黄锦鸿被党领袖以健康和年龄为由在大选中不获派上阵,对我和拿督黄锦鸿,当时的文化、艺术及文物部副部长来说,是一件沮丧的事。当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兆。马华公会这个国阵第二大政党 标榜和代表马来西亚华人的第一大政党,竟然在面临全球经济萧条、人民诸多不满的时刻,撤换许多资深的人民代议士,委派一些不受欢迎、不受人民接受的候选人。结果,大家有目共赌,该胜的也输了!

308全国普选,告诉我们一些不可争议的事实,不管你喊什么口号、不管你自喻有多清廉,多高尚;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把选票投给了国阵的敌对阵营。

支持民联这个反对党阵线的不单只是普罗大众,连马华公会的中坚份子和党员也利用手中的一票来泄忿。他们万万想不到,当人同此心的时候,是可以促成“变天”的。

“我回来了”。没有感叹号。没有丝毫的喜悦。因为自2005年,当我接获当时任文化旅游部副部长拿督胡亚桥的电话,吁我协助马华以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作为代表单位和马来西亚国家剧院编导《汉丽宝公主》歌舞剧之后,即在不知不觉中重返阔别了13年的政治平台;过后在2006年被拿督黄锦鸿副部长委任为其 副部长高级机要秘书。

在2006年至2008年这段期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政治生涯。比起1989年担任首相署副部长丹斯里陈祖排的机要秘书和1989年杪至1992年担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丹斯里陈祖排政治秘书时更踏实,因为在短短两年时间内,我和受英文教育的副部长,竟然能够在文化、艺术及文物部做了许多惊天动地的事情。

间中的代表作有拨款修复许多华人庙宇和古建筑物、教堂;拨款予华研出版华及英文的《华人与国家建构》书籍;拨款让马六甲三保山进行古墓石碑的文物考察和将雪华堂及高桩舞狮列为国家文物遗产等。

若不是大智若愚和受英文教育的拿督黄锦鸿,高桩舞狮和雪华堂不会被列为国家文物遗产。审批的过程我就不提了。

而过后被申报为国家文物遗产的廿四令鼓也是我们在离开文化部时所作出的努力。我必需在这里慎重声明,我不是为前老板争功,事实确实如此。

今天, 第一天上班,像一只脱绳已久的老马,在旷野奔驼大草原1年后,遇到了伯乐;重新回到国阵政府的行政体系,以一个小小的职位,继续为国为民服务。

当然,今天的我,心情复杂。我由一位25岁的年轻小伙子就献身政治。担任过马华公会总部的高级宣传员、极短时期的执行秘书、副部长机要 秘书、部长政治秘书,从商后再担任副部长高级机要秘书至今天的新闻、通讯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莱士雅汀的特别事务官(Pegawai Tugas-tugas Khas),如今我已是一个半秃的中年了。

过程中的起伏和哀乐,没人知晓。他们只知道马华公会有一位直辖区马华青年团的副团长,在正副部长办公室里面什么职位都做过,就是没担任过部长新闻秘书的我。

政治的魅力真的那么大吗?

2 則留言:

  1. 哇佬,太难了吧!

    回覆刪除
  2. 祝您:

    身心愉快。(没有感叹号)

    老亲,志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