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日 星期五

《吃定回头草!》

吉打州太子路过港唯一宰猪场被拆除,吉打州及玻璃市民主行动党主席苏建祥宣布该党退出吉打州民联政府,令国阵支持者拍掌欢呼之际;不禁迷思,民主行动党此举能够解决民生问题,继续为吉打州子民服务社会,造福民生吗?

如果一件事情不能够解决就决裂,不就像小孩子玩泥沙,我不‘FRIEND’你的那种儿时游戏伎俩吗?

人民将手中一票投给你,为的是要你获胜,组成政府代表人民据理力争,动不动就弃甲潜逃,逃之夭夭,不觉得出卖了人民所给你的一票和神圣的委托吗?

一个联合阵线的合作要基於彼此的尊重和信赖。国阵政府在308全国大选惨败,败在国阵成员党的巫统狂傲自大,妄顾民生。马华败在‘不务正业’,搞文化、推崇终身学习、内讧和忽略民生。然而,马华在付出极之惨痛的代价后,没有遗弃支持者的托付,继续在国阵内部,纠正过去种种弊端,忍辱负重,实实际际的履行人民的付托。

马华如果像民主行动党,爱喧哗,爱嚣叫,一天吵出走,三天吵决裂,做套‘好戏’给人民观赏,好戏还没结束就吃回头草,肯定会被人民唾弃和永远在政坛消失。

虽然,民主行动党有如其标志‘火箭’般的‘冲劲’,‘冲动’地退出吉打州民联,看起来比国阵马华有骨气,然而问题却悬而未决。

我相信,民主行动党到最后还是会以种种借口和理由,悻悻然吃回头草,重投民联的温柔乡,同床共枕,欺骗人民的票房!

3 則留言:

  1. 这只是政治把戏,行动党让华裔太失望了。
    KL 仔

    回覆刪除
  2. 我非常赞同行动党这次的行动,毕竟他们是人民选票投选出来的人民代议士。在理念无法和州政府达致共识,甚至违反了人民的期待时,他们的离开是无可厚非的。而且更能施压与州政府,令他们必须采取行动来解决这个上头版新闻的课题;总好过马华一直以来的无能为力,推卸责任,甚至为恶法背书。对于不公平的政策时,议员们应该敢敢的提出反对的意见,绝对不能像马华内部协商,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只听话的狗,看主人脸色,乞求主人的奖赏。当吉州问题解决了后(如有新的场地给猪农,废除50%固打),吉州行动党当然能回归团体,毕竟民联党的理念怎样都好过国政的一言堂。

    Mic81

    回覆刪除
  3. 国阵与民联,誰该是我们的选择?
    就先看看民联与国阵的状况:
    民联目前的国会议席比例为公正党:31、行動党:28、回教党:23(若算进巴西馬區國會議員依布拉欣阿里則为24席)。在目前三党中,回教党拥有的国會议席居於末位。所以若論勢力,回教党未必居首或主导,不过三党勢力确是不分軒輊,要实行任何政策,不能只是其中一方做主或说了算,需要其他两方点頭,符合了民主政治互相制衡共治的基本条件。
    国阵里則巫统一党独大,其他十二成員党只能仰其鼻息,看其脸色行事,民联至少更符合民主共治的條件,至少不能由其中一方說了就算。在2008年大选,巫统在222个国会选区中的117个选区上阵,佔了52.7巴仙;州选区则更恐佈,在504个州选区中的336个选区上阵,佔了66.67巴仙。首長及州務大臣,在執政的州属,除了砂州由土保党的泰益瑪末担任首長外,其他一律皆由巫统独佔。部長职除了重要职位全数落在巫统手中,在29名部长当中,在加上正副首相,来自巫统的代表总共多达19人,占了整体65%以上。由此可見,巫统是如何的独霸於国阵,其他成员党只有靠边站,完全没有話事的份儿。任何决策莫说反对,連棄权也不可以,只能昧着本意及良知为支持而支持。在民主政治中,这是不健康及畸形的,也是可悲的。这就是为什么多年來,贪腐濫权舞弊营私現象層出不穷的主要原因。
    为了制衡国阵,为了让国家出現較均衡的政治状况,为了遏止或革除贪腐濫权舞弊营私,让国家人民陷入更水深火熱的不堪局面,在未完成政党輪替前,一定要全力支持在野党,当然包括回教党。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