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9日 星期三

马来人喝黑狗啤的广告


虽然我们都听说前首相兼我们的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时代的国家领袖,不分种族、宗教都喜爱闲来喝两杯。

但是,相信很多人都没有想过,原来 60 年代的马来西亚政府为了安抚当时日愈壮大的泛马回教党(伊斯兰党的前身)领袖和支持者的宗教诉求,联盟阵线(国阵的前身)不得不屈服和推动伊斯兰教义融入政府行政体制。而在这之前的马来西亚多元种族社会,思想开放,马来人是允许和可以公开喝啤酒的。

故此,当今,如果吉兰丹州政府不允许快餐饮食业在哈芝节开店营业;吉打州政府于斋戒月不发执照给该州内的娱乐中心并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伊斯兰党的名称即使更改一千次,它还是一个思想封建的、宗教性特强的政党!

民联的橙皮书是否能够给人民一个完整的、全方位的保障,我们应该是心照不宣的。民主行动党的秘书长林冠英仅仅言誓旦旦的担保,如果有朝一日伊斯兰党要在我国实施伊斯兰刑事法,他将率领行动党全体中委辞去民主行动中央委员的党职。

试问,当民联的伊斯兰党和以马来族群及同是穆斯林为主的公正党为了共同宗教而推行伊斯兰律法时,行动党的国州议员难道能够以呈辞党职来抵罪?

4 則留言:

  1. 呵呵,喝两杯嘛? 你如果在埃及这个回教国家四处走走就会看到很多的酒廊啦!
    在这根本就是装模作样咧!

    回覆刪除
  2. 楼主,同样的道理,如果国阵因为选情告急而实施伊斯兰刑事法也没有人能阻挡…
    为什么国阵不实施?当然不是因为朋党…是因为现实…实施了后,华资外资都会撒走,国家经济损失,人民自然会推翻政府…
    所以就算是民联执政,他们不得向现实低头……

    回覆刪除
  3. 归咎于国阵,与伊斯兰党竞争回教化!

    如果当时用文明开放,民主化对抗回教化,
    时下的马来人也不会那么保守了!

    回覆刪除
  4.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是不是所有的马来人都愿意成为回教徒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