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1日 星期一

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符芳桥露了狐狸尾巴

图片来源:The Mole.Com


日前还有人称赞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的主席符芳桥“有种”,敢敢的在公开场合非议伊斯兰党一心于我国执行伊斯兰刑事法将会失去其非穆斯林臂膀,也即是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的拥护和支持;我们却万万意想不到,原来符芳桥制造“嘈音”的目的,是想赢取伊斯兰党领导层的注意,从而达到其政治目的。

当第 13 届全国大选越来越近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多姿多彩”的政治戏剧。朝野政党除了想尽办法去赢取民心,也歇尽所能的去打击敌对阵线。政治人物除了出尽法宝在媒体曝光,也大搞党内外人脉关系,以能够获取代表各有关政党出线大选的资格。

符芳桥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一方面高调批判伊斯兰党罔顾非穆斯林的感受,反对该党执意要在我国实施伊斯兰刑事法,并认为强行实施伊斯兰刑事法,该党将会失去非穆斯林的支持,从而失败收场;另一方面却为了争取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的非穆斯林领袖们代表伊斯兰党在来届全国大选上阵,而“勉为其难”的接受‘暂时不是课题’的伊斯兰刑事法!

讲了一大堆让人高兴的话,然后又改弦易辙的去支持伊斯兰刑事法,原来是想代表伊斯兰党参加全国大选,当尊贵的人民代议士( YB),才是符芳桥的最终目的!当The Mole.com 访问他的时候,他披露,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已经正式向伊斯兰党领导层表达其组织要求获得议席的分配,以代表伊斯兰党角遂第 13 届全国大选。他说:“伊斯兰刑事法暂时不是一个课题,我们(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还是要在伊斯兰党的旗帜下竞选。”如果一个人为了私人利益和欲望,就可以放弃立场,做“墙头草”,是我们华裔的可悲之处!

符芳桥却没有考虑到我国的政治现实与结构。即使伊斯兰党领导层同意符芳桥披甲上阵,他将面对找不着适合的选区来出征沙场的尴尬局面。伊斯兰党目前所赢取的国州议席选区都是由马来穆斯林选民占多数的郊外和乡村选区,投票以宗教情结为主。即使原有的伊斯兰党候选人或人民代议士愿意孔融让梨,非穆斯林根本没有可能在如此选区获胜。

符芳桥如果请缨上阵混合或非穆斯林居多的选区,伊斯兰党就必须向人民公正党或民主行动党借“荆州”,这样做可比登天更难了!公正党和行动党都为了在混合选区与及非马来人占多数选区上阵而闹得面红耳赤,还差点翻脸不认人呢!看来符芳桥要得赏所愿,真的难上加难了;偷鸡不着失把米,连狐狸尾巴都露了出来了!


4 則留言:

  1. 陈兄这位符先生是那个政党的?恕小弟孤陋寡闻。。。

    回覆刪除
  2. 没有任何党籍,伊斯兰党的支持者大会主席,前身是回教党支持者俱乐部的主席。因为他是非穆斯林,不能成为党员。
    不过,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Kongress Penyokong PAS)却是伊斯兰党承认的党臂膀,伊斯兰党的重要组织,用以争取华裔选民的支持。

    回覆刪除
  3. 完成两年师训,1977年到吉兰丹的Pulai教书一年,在到Gua Musang住了三年,之后再到Pulai Chundong的培实華小教书。为理想当时参加了当地唯一政党“马華”,一路挨到马青秘书高职。1994年离开教育界投身记者,为采访工作常常接触到巫统与回教党,自然而然的拿两当作比较,开始一步一步的了解回教党的政策。1998年遭受黄家定派系排挤,倒戈马華。回到哥打巴鲁,担任了陈生顿的政治秘书,更被陈委任为市议员,并出任州政府宣传部宣传主任。(符芳桥先生的政治动向,目的是什么,小弟不感兴趣。但是一样回教党政策是令我鼓舞的,是“以地养校”,为吉兰丹州内唯一独中提供一千英亩土地用作农业发展,让独中学校得以获得长期收入舒缓经济紧张问题。)

    回覆刪除
  4. 被派往亚依淡对垒魏家祥了。

    回覆刪除